10秒打開C級鎖監控拍下作案全過程 怎樣預防

  最近,椒江的褚女士遇上了一件煩心事,家里遭了賊。原本,這不是什么稀奇事兒,只是,在通過監控看了竊賊的作案過程后,褚女士心里卻是有了疑惑。自家的鎖可是一把C級鎖,安全級別高得很,就是專業人士來了,也得花上5到6分鐘才能打開,竊賊為何只用10來秒就打開了呢?

  商家

  專業人士開鎖也要五六分鐘

  褚女士家住東環大道附近,去年,她家里就曾遭過賊,現金、玉器、金銀首飾、電子產品......損失林林總總達到了3萬余元人民幣。為了杜絕這類事情再次發生,褚女士特地在網上淘了一把C級鎖,換掉了原有的A級鎖。想著當時商家的話,這把鎖的安全級別比家里原有的提高了好幾個檔次,她很是放心。

  今年9月15日,褚女士一家都回了老家,直到19日才回來?;丶液?,剛開始,褚女士并沒有發現家中有什么異樣,但當她打開房間的衣柜,卻發現了一個空的電腦包,這讓她心里有不好的預感。

  “這個電腦包里面有臺電腦,有些年頭了,我很久不用,就一直放在進門、過廊那邊。”褚女士告訴記者,沒在包里看到電腦,她就懷疑家里又遭賊了,急忙跑去看放在床頭的首飾盒。

  沒有金首飾,也沒有銀首飾,盒里空無一物。再三檢查家中物件后,她確定,家里真的又遭賊了,損失達到1萬多元人民幣。

  對此,褚女士告訴記者,當時在網上淘了這把鎖,價值300元,賣家告訴她,這鎖的安全級別很高,就是專業人士來了也得花上五六分鐘才能打開,因此,她是放了一萬個心。但沒想到,就是這樣一把鎖,竟然還是被竊賊給打開了,而后面的事情讓她更吃驚。

  現場

  竊賊開鎖只花了10來秒

  確定家中失竊后,褚女士急忙掏出手機查看情況。她在門口安裝了一個小型監控,手機上可以查到拍攝的視頻。

  視頻中,一個斜挎著包的中年男子在褚女士家門口轉悠了一會,確定家中沒人,四周也沒人經過后,他打著手電,趴在鎖孔的位置觀察了幾秒。隨后,他又從包中掏出一把類似鑰匙的工具,將其插進鎖孔,簡單地轉動了幾下,這把號稱專業人士也需要五六分鐘才能打開的鎖就被打開了。而且,從作案工具插入鎖孔到開鎖,前后不過10余秒,遠小于商家所說的時間。

  看到這里,一瞬間,褚女士對這把鎖安全程度的信心就被擊潰了,她很疑惑,這把C級鎖怎么這么名不副實。對此,她還在椒江找了一位老鎖匠鑒定,對方告訴她,鎖芯是好的,就是他來開這把鎖,也得花上10來分鐘。對于竊賊的開鎖速度,若不是看了褚女士的視頻,他也是難以相信。

  自家的鎖能這樣輕易就被打開,褚女士對此是又驚又怕,她告訴記者,家里兩次被盜,讓她對門鎖的安全級別很在意,為此,她又請教了老鎖匠,是否可以安裝當下很流行的指紋鎖來保證安全。但對方告訴她,在外行人看來,指紋鎖安全級別很高,可事實上,和她這把鎖是一樣的,并不能提高防護安全性。

  公安

  落網嫌犯未交待作案手法

  當天,褚女士就向椒江公安分局報了案,并提供了所拍到的視頻資料。10月1日,嫌犯張深(化名)落網。

  張深,河南人,39歲,是個慣犯。2010年11月,就曾因入室盜竊,被判刑2年6個月,罰款3000元。

  椒江章安派出所的民警王康告訴記者,在偷竊褚女士家后,張深又多次犯案。10月1日,他在椒江一小區內行竊,接連偷盜了3家住戶,在偷竊最后一家時,被主人發現,人贓俱獲。

  隨后,張深被送往章安派出所,民警通過對比褚女士的視頻資料后,發現眼前人就是他們所尋找的竊賊。

  鐵證如山,對于行竊褚女士家一事,張深招了。他說,自己行竊前,都會叩響行竊目標的家門,若是有回應,他會給其一張廣告小卡片,借此偽裝自己,若是沒回應,他就會采取盜竊行動。但關于贓物,張深則表示,并未偷竊褚女士所說的金銀首飾等物,偷到的錢財也都已被自己花完了。

  至于他為何能這般迅速地打開一把C級鎖,當中用了什么訣竅,又花了多少功夫研究,他一直不肯向民警吐露。

  目前,張深已被刑事拘留,章安派出所的民警告訴記者,接下來,他們會將案件上報檢察院,等待進一步的審理。

  在得知竊賊已被抓捕歸案后,褚女士在欣喜之余又是一陣嘆息,這么好的技術,怎么就不肯用到正道上呢?她告訴記者,早些時候,自己的一個朋友,有輛10來萬的車子,丟了鑰匙,迫不得已找鎖匠開鎖,可是足足花了2000多元。而且,這還是托了熟人,打折后的數額。如果這個竊賊肯把技術用到這方面,堂堂正正賺錢,那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揭秘

  竊賊用的是錫紙開鎖手法

  為何一把C級鎖會這樣輕易被打開,竊賊是用了什么手法,日常生活中又該怎樣預防此類事情發生?對此,記者采訪了臺州市鎖業協會會長林克平。

  在觀看了褚女士提供的視頻后,林會長脫口而出,“很常見的手法,就是錫紙開鎖。”

  錫紙開鎖,是一種新型開鎖手段,需要借助專門的錫紙工具,主要以一字鎖、十字鎖和AB鎖為主要對象。

  “這種手法能開很多鎖,即使是市民們心中科技含量很高的指紋鎖和遙控鎖也不能百分百防住。因為,根據國家的硬性規定,無論何種鎖,都是要在門外留一個可用鑰匙打開的鎖孔,這就讓錫紙開鎖‘有機可乘’。”

  不過,林會長也告訴記者,錫紙開鎖的每把工具是只能開某一特定的鎖型,也并非萬能。并且,鎖的安全級別越高,這種方法也是越耗時間,成功率越低。這就是為什么商家說要至少五六分鐘,老鎖匠說要至少10分鐘的原因,這其中,運氣成分占了很多。

  視頻中的竊賊之所以能只用10來秒就打開鎖,若不是擁有原鑰匙,或是根據原鑰匙自己配了工具,那就純粹是運氣好。

  此外,林會長還告訴記者,C級鎖已經是安全級別很高的鎖了,再換其他鎖也不能保證安全級別提高。因為,只要有鎖孔,世上沒有什么鎖是打不開的,在市面上流通了一段時間,每把鎖都會有應對方法。